第2章 女眷粉墨登场

鸿蒙七年,夏至,大奚王朝,西北丹翊王府邸 第2章 女眷粉墨登场 (作者:斐什 )

主角是施绾萧策小说叫《哑妃嫁到,王爷承让了》,这里可以看第2章女眷粉墨登场:“三娘,三娘!”娟儿尖锣似的嗓子叫破了音儿。柏紫依斜坐在一张榆木春凳上,手中摇着一把白绫团扇,一双修长的白腿荡在裙摆下,若隐若现地伸展出来。“喊什么喊?整个洵美轩就数你嗓门大,全教老娘给你惯的!”柏紫依。

“三娘,三娘!”娟儿尖锣似的嗓子叫破了音儿。

柏紫依斜坐在一张榆木春凳上,手中摇着一把白绫团扇,一双修长的白腿荡在裙摆下,若隐若现地伸展出来。

“喊什么喊?整个洵美轩就数你嗓门大,全教老娘给你惯的!”柏紫依立起一双狐媚的吊梢眼,狠狠啐道。

娟儿甫一半跪到柏紫依的身下,鬼哭狼嚎道:“三娘,娟儿委屈死啦!”

柏紫依咂舌讥笑:“老娘巴巴地给你指道,得了便宜还卖乖?爬了王爷的身,回来还觍脸跟我说委屈?”她用力摇起手中的团扇,上身那道深深的沟壑,也跟着颤了颤。

“三娘,那事儿……它没成!”

娟儿忙将在藏书阁里的始末,添油加醋地学给主子知晓。她敢大张旗鼓地勾搭萧策,全受柏紫依教唆。

除去施绾这新过门的继妃,萧策另有四五房小妾。其中当属柏紫依最争强好胜,凡事都好掐尖出头,总想将萧策把揽在自己房下。可近一个月,萧策压根儿没来过洵美轩,柏紫依急得团团转。

她思来想去,一狠心,便把大丫头娟儿给推了上去。以往萧策当着她的面,就和娟儿眉来眼去,打情骂俏。肥水不流外人田,总好过便宜那几房!

听闻娟儿所言,她当即恼火:“这么打我洵美轩的脸,一个哑巴还敢跟老娘叫板?”

娟儿抹了把眼泪,继续挑唆道:“三娘,这施绾可是正室继妃呢,和那几房姨娘不一样。咱们惹不起啊!”

柏紫依冷笑,劈头盖脸抡她个大嘴巴。抡得娟儿差点翻白眼,脸蛋登时肿得老高。

“皇帝赐婚能如何?礼部侍郎之女又怎样?莫要忘了这是在西北边戍,山高皇帝远,强龙压得过地头蛇?”柏紫依猛然起身,指着蜷缩在地上的娟儿,叱道:“不长进的东西!王爷王爷勾搭不住,还灭我威风长他人志气!”

娟儿连滚带爬到柏紫依脚下,不停地磕头,“三娘,娟儿知道错了。三娘别生气,若是不解恨,您再抽奴两巴掌。”

“起来吧!”柏紫依掸了掸衣裙下摆,“走,跟我去上院,到林嬷嬷那里坐坐。”

施绾气喘吁吁地跑回盼兮馆,终将那孟浪之徒摆脱掉。

要说嫁过来之前,她还抱有一点幻想,认为他人传言未必是真。但经过洞房花烛夜,还有今日亲眼所见,她对萧策已彻底死心。

与这位名义上的夫君,井水不犯河水,“老死不相往来”才好呢!待过上一二载,能和离最佳,再不济休妻也可。倘或真的皇命难违,那她就在这王爷府里吃斋念佛一辈子!

小丫头小照从屋子里急忙忙地跑出来,“姑娘让我们好找,到底去哪里了嘛?”

见施绾浑身香汗涔涔,一壁扶着她往屋中走,一壁麻利地打来清水,迅速绞了把脸帕,帮施绾擦拭。

施绾眉眼弯弯地笑,提手示道:“我去藏书阁里看书了。”

小照嘟起小嘴:“姑娘若是憋闷得慌,好歹带上我呀!他们这丹翊王府大的跟迷宫似的,万一有个什么闪失,让小的怎么跟家里交代?”

一语话未了,大丫头萃纹苦着脸走进来。小照瞧见她,笑问道:“萃纹姐,这个月月例钱领回来啦?”

萃纹满脸憋屈地望向施绾,“姑娘,他们丹翊王府欺人太甚!”

正在里间儿拾掇被褥的孙嬷嬷,闻声,倒着快步走出来,一把将萃纹拉到身后,呵斥道:“当着姑娘的面,你胡乱说些什么!”

“孙妈妈,这种事发生的还少么?咱们满打满算,来此不至二月。第一次去上院领月例,那林嬷嬷说才来几日,当月没有咱们的份儿。好,月例钱没有,日常里用的、使的总该给咱们吧?照样不给,不是拿话搪塞就是找各种借口。”

孙嬷嬷捶了萃纹几拳,“还说!就你长了张巧嘴!”

施绾敲响桌面,收起笑容,手比道:“妈妈,让萃纹说下去。”

“姑娘,没甚么大事。咱们不是真缺那点东西。您刚过门,不好与府里人闹得太僵。”孙嬷嬷苦口婆心地道。

“林嬷嬷是萧策发妻的那个乳母吧?”施绾皱着眉心,快速地打手势。

孙嬷嬷点头承认:“姑娘说的是。那林嬷嬷备受姑爷尊敬,在这丹翊王府里算得上半个主子,姑爷唯一的小女儿也归她照顾。她是先头王妃的娘家人,见您这继室进门,心里能不来气么!”

施绾眨了眨眼睛,示意孙嬷嬷往下说。

“您和姑爷还没有圆房,在王府里脚跟不稳,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。”

“开头就这么好欺负,咱们家姑娘以后可有的受!”萃纹一径跑到施绾身侧,气鼓鼓道。

“这月月例可领回来了?”施绾略略抬手,问向萃纹。

萃纹摇头,跺着脚道:“林嬷嬷要我改日再去,道那管事的姬二娘不在,她自己做不了主。”

施绾吁了口气,拍拍她的肩膀,“随我再去趟上院。”

孙嬷嬷立马把她们拦下来,“姑娘,咱们不能冲动。”

“妈妈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施绾心意已决。

孙嬷嬷哪里肯依?直接跟上她二人,“姑娘若去,老奴自当随同。姑娘言语不便,想说什么,提前支会老奴,老奴跟她们周旋。”

施绾浅浅笑之,骨子里透出一股气势,“我是哑巴,谁人不知?无须藏着掖着。”她打着手势,“我欲安稳度日,但不代表可任人宰割。”

孙嬷嬷知道施绾的脾气,这位姑娘看似弱不禁风,实则是个能耐的主儿。经施家老太太和夫人悉心调教,手把手的传授。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官宦小姐,怎奈祖辈父辈都死的早,现下由兄长管家。不知什么原因竟被皇帝选中,不得不远嫁到这西北边塞上来。

主仆三人走出盼兮馆,天色已渐近黄昏。他们住在丹翊王府的第五进院,而上院正房则在第二进院。穿回廊,绕月洞,走了一会儿,才来到上院正房,溯洄楼门首。

廊下站着几个当值使女,瞧见施绾等人走近,皆是一愣,大约是不认得她们。

萃纹挺直了腰身走上前,“我们姑娘来见林嬷嬷。”说着就要伸手去打帘子,帮施绾引出路来。

一个使女乍然窜上来阻拦,“哎,这可使不得,甭管你们是哪房的,来咱们溯洄楼就得讲规矩。容小的进去跟林嬷嬷通传一声,你们再进去也不迟。”

施绾半露娇笑,慢抬玉指:“我是丹翊王妃。”

使女呆呆的,不明施绾何意。萃纹唾道:“你们嬷嬷好大的谱儿,正室王妃还得来拜见她?丹翊王府真真儿的好规矩呀!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
评论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