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好戏一触即发

鸿蒙七年,夏至,大奚王朝,西北丹翊王府邸 第3章 好戏一触即发 (作者:斐什 )

主角是施绾萧策小说叫《哑妃嫁到,王爷承让了》,这里可以看第3章好戏一触即发:却说溯洄楼中堂前抱厦内,一张光鲜锃亮的松木罗汉榻上,一面坐着个满脸横塞肉、不苟言笑的老妇人,一面坐着的便是那柏三娘。柏紫依朝屋外白了一眼,“妈妈听听,来挑您老人家的不是喽!可怜咱们王妃尸骨未寒,毓姐儿还。

却说溯洄楼中堂前抱厦内,一张光鲜锃亮的松木罗汉榻上,一面坐着个满脸横塞肉、不苟言笑的老妇人,一面坐着的便是那柏三娘。

柏紫依朝屋外白了一眼,“妈妈听听,来挑您老人家的不是喽!可怜咱们王妃尸骨未寒,毓姐儿还这么小,就得受那小哑巴的作践!”边说边从袖口里扯出帕子拭泪。

虽说施绾一进门就被萧策扔进偏院里不闻不问,但林嬷嬷对她早就怀恨在心。不管萧策怎么眠花卧柳,那些莺莺燕燕都不是王爷府的正主。施绾却不同,她算是萧策明媒正娶回来的。

林嬷嬷益发来气,“打狗还得看主人,还排揎上溯洄楼的丫头了!”

她大跳起身,小脚蹭蹭地往外走。柏紫依睃了眼娟儿,得意地扬起嘴角。手臂轻轻一抬,娟儿立马上前把她搀扶起。主仆紧跟着林嬷嬷来至屋外廊下。

林嬷嬷鼻孔朝天,也不给施绾叙礼,出来就喝道:“哪屋的蹄子来溯洄楼里撒泼,不想要你那身皮了?”

“林妈妈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后晌刚来过的。”萃纹不甘示弱道。

“我当是谁呢!”林嬷嬷上下打量施绾等人。

孙嬷嬷走上前,肃然开口道:“原是我们姑娘刚进门不大走动,大家不认得王妃很正常。今儿大家伙都在,老奴就再说一次,我们姑娘是王爷明媒正娶的正室继妃。以后大家见了,该遵什么规矩便行什么规矩。”

林嬷嬷纹丝不动装耳聋,柏紫依瞪着个眼睛看好戏也不言语,一众使女均低下头默不作声。

施绾望一眼孙嬷嬷,不紧不慢地抬起手:“用不着她们来尊重我,问林嬷嬷要月例钱。”

孙嬷嬷会意,扬声道:“我们来此不为别的,既然大丫头要不来月例钱,只好由我们姑娘亲自走一趟。”

林嬷嬷清了清嗓子,乜斜一眼萃纹,“老身跟这大丫头说的很清楚,内眷账房里的事不止我一人管,今儿姬二娘身子不爽快,未来上院里点卯。怎么,你们盼兮馆今天领不到月例,就揭不开锅要喝西北风啦?”

听此言,廊下众人都窃窃地偷笑了一遭。

施绾提裙走到林嬷嬷跟前,半含笑意,抬手示问:“妈妈,领月例钱要走什么样的规矩?”

见林嬷嬷翻着眼睛犯愣,孙嬷嬷忙得解释给她听。

“需老身和姬二娘一个放钱,一个按手印;待到月末,再跟王府里的总管家对账。”林嬷嬷没好气地回道。

柏紫依按捺不住,从人群里跳出来,“敢情二姐姐和林妈妈做事教人不放心了?弄得丹翊王府跟天牢似的,得交代的明明白白?你好歹是从京都盛天走出来的,竟这么小家子气?”她绕至施绾身侧,斜睨着这个身形稍矮于自己的“丹翊王妃”。

正挤兑的起劲儿,打院外又逶迤走进来一个女子。头戴净银花钗,着一袭白绫素裙,照比柏紫依端庄许多,却没有她那般艳丽魅人。此人正是二姨娘姬映雪。

柏紫依花枝乱颤地走到她的身边,大笑道:“哟~上院里这么热闹,把二姐姐都给惊动啦?”

姬映雪在袖子里捻着一串白玉佛珠,“罪过,罪过啊!”

众使女并着林嬷嬷等,皆向姬映雪屈膝行礼。施绾这才明白,丹翊王府竟是这般看人下菜碟!

“柏三儿,你消停一点吧!”姬映雪拿出架势,指桑骂槐道:“日日点卯无人知晓,偏今日身子不爽快犯了懒,就被人家穿了小鞋。要是再不来,只怕得让人给啐死!”

施绾挑眉侧目,这是在指责她无中生有?她刚要打手势,姬映雪抢先一步,道:“得得得,林妈妈,咱们给她,为了点碎银子不值当!王爷把家交给咱们,咱们可不能给他添堵!”

这一刻,施绾吃了彻底的哑巴亏!萃纹愤愤不平,张口就要回骂,被施绾横栏下来。

“要钱!”施绾执着道,示意萃纹同林嬷嬷她们进去领钱。

萃纹领命去了,孙嬷嬷趴在施绾的耳畔:“姑娘,她们人多故意为之,咱不吃眼前亏,待以后来日方长。”

施绾微扬起唇角,向孙嬷嬷欠身,示道:“今日是我冲动,应听妈妈的劝。”

孙嬷嬷苦涩地笑了笑,眼前这事在她的预料之内。早晚都要出来探探这些女眷的底,开局吃了亏也无妨。施绾沉得住气,孺子可教也!

主仆等着萃纹领了月例出来,好一同回往盼兮馆去。

岂料柏紫依早给娟儿使了眼色,趁着萃纹单独走入抱厦,一头滚到萃纹身上,又抓又挠,把萃纹往死里揉搓。更是恶人先告状,扯乱自己的衣衫头发,放声大哭,嚷是萃纹不分青红皂白,先动手打了她。

抱厦里猝然间乱遭起来。施绾身子一凛,与孙嬷嬷惊慌对视,掀开帘子就往里面冲。

只见萃纹被众人合力制伏,推搡打压。施绾跑进来,不由分说,冲上前就将一众使女推开,把萃纹扯到自己的身后。

她粉面通红,怒目圆睁,虽不能说话,气势已将众人吓退。

谁也没想到,施绾竟能为一个下人动手,哪里称得上大家闺秀?更不消说“丹翊王妃”的头衔!

“你们吵什么?”

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中堂里传过来,随即萧策出现在众人面前。刚刚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模样瞬间消失,都变成了弱不禁风的小绵羊。

以姬映雪为首,众人忙不迭地给萧策道万福。唯有施绾不肯行礼,孙嬷嬷和萃纹只好在身后强按着她稍稍屈身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萧策淡淡问道,随手抄起在榻几上的月例账薄。

姬映雪和林嬷嬷先如此这般的学说一遭,娟儿紧随其后,又将萃纹哔哩吧啦地咬了一通。

萃纹呜呜地哭着喊冤,孙嬷嬷迈到萧策跟前,吞声忍气道:“姑爷,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家姑娘!”

萧策睃了一眼孙嬷嬷,“让你们家姑娘说。”

孙嬷嬷望向身后的施绾,但见她缓缓抬手:“解释无用,要了钱,咱们就走。”

孙嬷嬷抱屈道:“姑娘,这……”

“看来你们家姑娘不想解释?”萧策按了按袖口,里面藏着那本他在藏书阁里带出来的书。

施绾态度坚决,孙嬷嬷服了软,“我们姑娘说:‘解释无用,领了月例,我们回盼兮馆便是。’”

萧策掠过施绾身边,半眼也没瞧她,却在娟儿身边停下来。他搔了搔娟儿的下颌,闲闲道:“小油嘴儿,把衣裳系好。”

娟儿受宠若惊,柏紫依和姬映雪都看呆了眼,王爷……当真对那小蹄子动了心思?

说罢,已走出抱厦,缓缓地飘来一句:“给她月例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
评论
首页